上班6个月被套30万 这家公司发狠起来连员工都坑

罗静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被工作了六个月的公司“骗”了30万元。公司才成立不久,这么一会儿功夫,所有的幻想都成为了泡影。

2018年11月15日,北京亚峰润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亚峰润富)湖南分公司开始不能正常兑付客户本金及利息。11月30日,亚峰润富发布延兑通知,承诺客户投资金额将于2019年2月1日前兑付。但是最近,兑付规则又变了。亚峰润富湖南分公司负责人唐力强表示,过年前会给大家兑付50%-60%,1月31日至2月1日打款,2月底之前把剩下的兑付完。

有一些投资人跑到亚峰润富北京总部,却发现公司在2018年12月29日因为拖欠将近10万元的租金而被物业强制贴上了封条。投资人找总裁张涛讨说法,却得到了“你把刀架在我脖子上也没钱”的回复。临近年关,正是用钱的时候,投资人们准备好了报案材料,打算一起去当地管辖区的派出所报案。

(图片为投资人拍摄)

揭开亚峰润富的面纱

亚峰润富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包含财富管理等业务的公司,公司董事长是制片人、天使投资人王永辉,公司宣传资料显示,王永辉曾任中央电视台《经济与法》制片主任,从事影视投资行业13年,导演和投资了多部电影电视剧。

我们像一位影视传媒行业的资深高管核实王永辉的身份,对方表示,“没听说过这人。制片主任其实也就是一会计,不是专业人士,管钱不管业务。”

亚峰润富对外宣称是一家P2C平台,主要为一般投资者和中小企业提供融资平台。P2C网贷的模式是一种个人与企业之间的融资借贷模式,线下开发中小企业客户,线上通过互联网平台寻找普通投资者。但据了解,亚峰润富没有线上投资渠道,投资人都是线下签约的方式。

亚峰润富在全国有四个分部,除了湖南分公司之外,还有内蒙古赤峰分公司、湖北分公司、黑龙江分公司。罗静表示,“湖南分公司有150多万元的投资规模,内蒙古有50多万元、黑龙江估计有100多万元,但大部分都是一年期的,很多客户估计现在都还不知道情况。北京总部有一段时间规模挺大的,现在具体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湖北分公司是最早撤场的,基本都是三个月的投资期限,兑付基本完成了。”

罗静在亚峰润富湖南分公司主要做的是人事方面的工作,“公司只有十来个人,一开始出于信任,再加上唐力强每次开会都追着大家投资,我也就被迷惑了头脑。”

亚峰润富共有4种理财产品,分别是“季度鑫”、“半年赢”、“月返利”、“润富宝”。季度鑫期限3个月,年化收益9%。半年赢期限6个月,年化收益11%。月返利投资期限12个月,年化收益13%,而且每个月还会额外返息1%。润富宝期限也是12个月,年化收益14%。

罗静在季度鑫上投资了30万元,期限3个月,约定利息6750元,现在均到期未兑付。罗静透露,她自己是湖南分公司里投资金额最多的,还有六个公司员工及其家属也有投资,投资金额在5万元至20万元之间。

(图片由投资人提供)

罗静的投资合同显示,其资金所投资的项目是贵州保土生态循环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贵州保土)股权收购及产业供应。2018年6月8日,亚峰润富与贵州保土签订了股权转让意向书,亚峰润富以1600万元的价格从3个自然人手中合计收购贵州保土35%的股权。在意向书签署的30日内签署正式股权转让合同,如有一方违约,则需要支付对方股权转让价格的0.5%作为违约金。

近半年过去了,贵州保土的股权结构还未出现亚峰润富的影子。这项投资到底有没有成功?投资人的钱又去哪儿了呢?

在亚峰润富对外大肆宣传的项目中,除了贵州保土外,还有5家关联企业,分别是北京同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同尘科技)、北京金盏马术俱乐部、龙马天成(北京)体育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下称:龙马天成)、秉天(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秉天投资)、北京立水静园国际养老院。

(图片由投资人提供)

通过查阅资料发现,这5家企业有点“不正常”,而且其中的项目可能也存在问题。

项目真实性待考察

通过查阅工商资料发现,亚峰润富总裁张涛是龙马天成和秉天投资的法人及控股股东。值得注意的是,亚峰润富、龙马天成、秉天投资和同尘科技四家公司在工商资料上显示的办公场所地址都是“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甲6号院1号楼25层2905”,但后面,亚峰润富和同尘科技的地址都进行了变更。

四家企业曾经共用过一个办公地址,这是什么操作?启信宝的数据顾问表示,“这几家公司有可能是壳公司,没有什么真实的业务,但最好还是实地调查一下。”

(图片源自企查查)

更巧的是,2018年2月7日,上述四家公司同时被北京市工商局朝阳分局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但在2018年5月2日,亚峰润富又被移出了名录。我们拨打上述四家公司年报显示的电话号码核实情况,但均无法成功接通。

除了上述企业有点“不正常”之外,立水静园的项目也经不起推敲。查阅立水静园项目合同发现,2016年9月25日,亚峰润富和立水怡园(北京)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立水怡园)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亚峰润富同意以8000万元向立水怡园租赁北京市朝阳区立军路的房屋,包括一栋楼宇,租赁期从2016年9月26日算起共20年。但该租赁房屋还在收尾,预计在2017年完工并通过验收。

然而,有投资人到北京总部及其项目地去实地考察发现,“有看到项目介绍图片中的‘立水桥公园’这几个字,但是没有看到立水静园养老院,周围都是居民楼,附近的居民还有保安、派出所都说没有这个地方。”此外,投资人也没有在实地找到北京金盏马术俱乐部,北京龙马天成体育运动产业公司等项目的踪影。

(图片为投资人拍摄)

罗静透露,“我们问张涛为什么这些项目都找不到,他解释说项目做完就转给别人了,或者说我们没有找对地方之类的回应大家。”通过致电张涛核实情况,他表示,“我们作为一家小规模投资公司,目前有土地等资产变现,并主动去朝阳处非办备案,积极解决问题,年前确实没时间面对媒体。”

目前,湖南分公司的投资人纷纷准备在当地报案,对于公司给出的兑付期限,他们已经没有信心了。

雷潮止不住?

亚峰润富陷入兑付危机的例子在行业中并不是个例,2018年以来,类似这种线下的财富管理机构频繁爆雷,私募领域就有中润天下、石时代、国盈基金等出现问题,其他诸如东融资产、旌逸集团、爱福家等也难逃厄运。

2018年,是理财行业震荡的一年,年中P2P大规模爆雷,而后许多没有资质的财富管理机构也纷纷浮出了水面,投资人被动地上了一堂堂投资风险教育课。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奚君羊认为,“财富管理机构频繁出现问题,与P2P雷潮有一定关系。投资人吸取了P2P教训,增强了风险意识,减少向财富管理机构提供资金,导致其资金滚动困难。另外,部分P2P平台因经营危机转向财富管理模式,但仍然维持原来错误的经营思路,也是导致逾期的一个原因。”

而从财富管理机构自身而言,也存在诸多问题。奚君羊表示,“财富管理机构出现逾期,有几方面的可能性。一是风控不严,资金投向缺乏偿还能力的企业,甚至没有偿还意愿的企业。二是管理机构占用投资人资金,利润不足,无法偿还。三是管理机构自身不规范,甚至带有诈骗性质。四是管理机构自身业务能力欠缺,缺乏管理高风险金融业务的能力。”

另一方面,市场大环境不好也是造成一些财富管理机构出现逾期的原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刚认为,“这是因为宏观上资金面偏紧,导致企业的腾挪空间受限。”奚君羊也认为,经济下行压力也有一定影响,企业偿还能力下降。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则认为,这跟监管不严也有一定关系。他对独角金融表示,“一些财富管理机构频繁出现逾期的原因,是市场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和正规渠道无法满足之间存在的不匹配问题,加上对非正规渠道的金融服务的标准监管不到位导致的。金融监管能力有改善的空间,要防止美好的初衷带来恐慌性离场,从而造成负面影响扩大的问题。”

另外,孙立坚还认为,“这是金融从业人员的职业伦理和过度乐观的风控意识的缺位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