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系”又一接盘侠浮出水面 “复星系”也来

近两年来,有关“明天系”资产处置的消息一直萦绕在人们耳边。

华夏人寿、中江信托、瑞福锂业……每一次都让资本市场紧张又躁动。

然而,“明天系”旗下资产远比想象中要更大更多。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它正换了个名字、换了个主人,在你身边焕发着生机。

“复兴系”新进参与重整“明天系”

彩云之南、玉龙雪山脚下,复星旅游文化(1992.HK,下称“复星文旅”)旗下的丽江项目有条不紊地的开工了。

这也是复星文旅港股上市以来的最为重要的目标之一。

此前,复星文旅在披露材料中称,上市后的融资将按不同比例分为五部分使用。其中,融资中最大比重(35%)的资金将投放在旅游目的地相关项目的开发建设等业务上。这其中就包括丽江及太仓项目。

在3月18日复星文旅举办的2018年全年业绩发布会上,董事长钱建农曾公开表示,公司2019年二月已经开始丽江项目,并计划2019年开始太仓项目的建造工程。资金方面,短期会用银行的贷款来支持项目,并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尽早实现预售,再使用预售资金继续开发。

公开资料显示,正在动工的丽江项目地块起初是“明天系”的资产,归于上市公司ST明科的全资子公司丽江德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丽江德润),面积有将近70万平方米。

来源:ST明科公告

截至到2018年三季报,ST明科的第一大股东为正元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肖卫华。

2009年12月30日,ST明科曾与江西青鸟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西青鸟)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转让100%股权,交易金额为3.8亿元。但江西青鸟未有履约。故公司在2014年开始筹划将丽江德润部分股权出售给浙江复星商业发展有限公司。

来源:ST明科公告

不过后来这项交易随着重大资产重组的终止而告吹。2015年,ST明科将丽江德润以5.5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名为海纳宏源的公司。

2017年8月,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出现在了云南省的一个小县城澄江。而在一个月以前,“复星系”旗下的齐锦投资正分两次向海纳宏源收购丽江德润的全部股权。

自此,“复星系”丽江项目的土地已有,只欠开工。2019年,在复星文旅港股上市后,筹集了部分资金的“复星系”终于开始了相关动作。

据了解,丽江项目定位为针对中高端客户的国际旅游目的地,预期于2021年初分阶段完工,并于其后三年内全面竣工。

“接盘侠”相继浮出水面

近两年,“明天系”处置旗下资产已经不算新鲜事。有媒体测算,2017年年初以来,“明天系”已累计剥离超过1000亿元的资产。

其实,丽江项目的土地公司“明天系”早在2015年已经出售,价格也不过区区5亿上下,和其他金融公司相比,“复星系”接的盘真是小得不能再小。

而实际上,真正意义上接盘最早的要属合肥顺安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下称:合肥顺安)。

2017年4月30日,合肥顺安与天安财险签署关于收购瑞福锂业的《股权转让协议》;5月 22日,瑞福锂业以修改公司章程的形式,同意天安财险将其所持18.18%股权转让给合肥顺安。自此合肥顺安顺利的成为了“明天系”的接盘侠。

比起“名不见经传”的合肥顺安,“明天系”资产的后两位“接盘侠”中天金融、中信国安则显得更加透明一些。

官网介绍,中天金融成立于1978年,前身是“贵阳市统战指挥部”组建的“贵阳市城镇建设用地综合开发公司”,后更名为“贵阳中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阳中天”),于1994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

而中信国安集团是一家成立于1987年的老牌国企,其前身为北京国安宾馆。2014年通过混改之后,其便开始了资本扩张之路,目前经营行业涉及金融、信息网络、旅游、健康养老等多个领域。

但事实证明,“明天系”想要出让资产,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2017年11月,中天金融以310亿元接盘明天系旗下优质资产华夏人寿。但一年多过去,这项交易还迟迟未有形成最终方案。

2019年3月5日,中天金融(000540.SZ)发布公告称,关于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公司目前已与交易对方达成初步交易方案。公告披露,如因中天金融的原因,导致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无法达成,则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定金(70亿元)将不予退还。

2018年1月,恒投证券(1476.HK,恒泰证券H股上市主体)29.94%的股份被作价90亿元出售给中信国安集团。不过后来,这项交易宣告终止。

相对顺利的是雪松控股,2018年12月初,银保监会同意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松控股”)受让领锐资产、大连昱辉等4家公司合计持有的中江信托71.2%股权,前述四家公司为“明天系”的壳公司。

“明天系”的庞大金融网

深谙美国金融、产业史的肖老板非常清楚,金融能令经济插上腾飞的翅膀。因此,金融牌照一直以来都是肖老板极为看重的。

而经过近20年的经营,肖通过旗下众多公司规避监管要求,已经织就了一张或明或暗的庞大金融网。

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除了此次收购中的华夏人寿外,“明天系”所染指的还有天安财险、长城人寿、易安保险、中再财险、新华人寿、国信人寿等多家保险公司,亦持有生命人寿部分股份。

明天系还曾是持有券商牌照最多的民营资本,旗下一度拥有太平洋证券、恒泰证券、长财证券、新时代证券、远东证券等,此外还曾试图收购北京证券。

银行领域,明天系多通过旗下ST明科、西水股份、华资实业等上市公司及非上市公司投资银行,控股的银行为包商银行、潍坊银行、哈尔滨银行,曲线参股的银行则包括天津商业银行(现为天津银行)、厦门市商业银行(现为厦门银行)、泰安商业银行、包头大众城市信用社、温州市商业银行、宝鸡商业银行、内蒙古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等城商行。

此外在华夏银行、兴业银行、深发展(现平安银行)等上市银行中,“明天系”亦曾持有或曾经持有股份。

最为隐秘,难以穿透的信托机构,“明天系”也布局多年,旗下有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以及合作伙伴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北京信托等机构。

至于私募基金、PE机构,“明天系”更是涉猎颇深。“明天系”核心人士更是曾向野马财经透露,近两天新崛起的诸多独角兽公司,“明天系”实则都有介入。其中市场比较熟知的,当属趣店二股东。

“明天系”另一块重要资产则在A股,在明天科技、西水股份、华资实业“三驾马车”的基础上,“明天系”的身影还曾在游久游戏、圣莱达、新黄浦、北方创业、农产品等上市公司出现。

如此看来,想要把“明天系”的庞大资产处置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