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该!老公被我带回家的“女人”骗得倾家荡产

01



钱鑫收到了厚厚的一沓他老公跟一个女人激吻于酒吧的照片。



她给自己注射了一针镇定剂,吞服了两粒安眠药片。翻来覆去十分钟,依旧无法入眠。



给她照片的人问她还要不要继续追了,她说不用了,把尾款转给他。



她不是不知道李绍飞这些年在外头那些事,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他们结婚多年,他一直把家里当宾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她,早已习惯了。只要给钱,她就当他死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真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她的心还是抽搐了一下。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人偷拍他。反正她既不会跟他离婚,也不会摔出照片和他拼命。既然如此,这偷拍,好像纯粹就是拍着玩儿的。



世上从来都不缺她这样的女人。她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和消遣:搓麻将,美容,逛商场。经常有美女加她,邀她做脸,让她买她们的产品。她闲着也是闲着,又有闲钱,认识了很多人。



再然后,遇到了陶亦华。



陶亦华是做推拿的。说新店刚开张,没有生意。搜附近的人搜到了她。陶说:“我是外地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常常感到孤单无助,想找个人说说话。我不强求你照顾我生意,反正也没有生意。就想跟你交个朋友,可以吗?”





02




钱鑫莫名感动了。多少微商打着交朋友的幌子向她推销产品,有几个是真心实意待她?还不是为了她兜里那俩钱?陶亦华不同,从来没有跟她讲过什么护肤啦,养颜啦,减肥啦,推拿啦。她跟她说自己的过往,说年少时怎样艰苦,成年后怎样努力工作。虽然人生多有不幸,但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聊得越多,钱鑫对这个美丽朴实的姑娘越是心疼,两个人开始相约见面。



陶亦华真人比照片还要美。身材好得不得了。钱鑫说:“你这么美,完全可以找一个有钱人嫁了,或者去做一个职业模特。何必一个人苦哈哈地打拼?”说完又觉得自己未免太俗气了,不好意思地笑笑。



陶亦华转移话题说:“鑫姐,店里没生意,我打算关门了。关门之前我给你做个推拿吧!你放心,我们是朋友,我不收钱,只想给你按摩,让你放松放松。”



躺上按摩床,褪下衣服,抹上精油,陶亦华伺候钱鑫。



钱鑫之前不是没做过按摩,各种按摩也做过。做惯了的人,是不会难为情的。可是当陶亦华的手触到她身体的一刹那,她竟然触电般,浑身的肌肉紧缩了一下。



陶亦华说:“鑫姐,你是没做过这种按摩吧?”



钱鑫没有说话。她觉得陶亦华带给她的感受跟别的推拿师完全不一样。她的手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使她肌肉紧绷,神经紧张,这种异样的反应令她恐慌。难道是因为她太美了?还是因为她们神交已久,她对她有着不同于对其他人的感情?



突然,她起身,不想做了。因为,她竟然有了反应。



陶亦华摁住了她,让她别动,放轻松。



她努力克制,警告自己不要多想,如果陶亦华知道她这位知心姐姐竟然因她产生了如此邪恶的反应,会怎么看她?然而,陶亦华稍后的举动,才是真的令她猝不及防。



按摩进行到尾声时,陶亦华俯下身吻了她。钱鑫一纵而起:“亦华,你干嘛?”



陶亦华目光镇定:“鑫姐,我爱你。”





03




再见面已是半个月之后。



彼时陶亦华已经关了推拿店,重新盘了个巴掌大的小格子间做美甲。钱鑫找到她,说:“你跟我回家吧!”



这半个月,钱鑫过得很糟。越是强迫自己不去想陶亦华,越是难以抑制对她的思念。她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时刻浮现在眼前。



那天陶亦华吻过她之后,在她惊异的目光下承认他其实是男儿身。因为从小男生女相,特别好看,常有人开玩笑让他干脆变性,做个女人好赚钱。后来他陷入了困顿,真的带上仅有的积蓄去做手术了。



其实也仅仅只是做了上面而已。他本来就男生女相,面部不需要动太多刀子。可是做完这些他就后悔了,也没有钱再继续手术,于是就成了现在不男不女的样子。



换言之,现在的他,到底还是一个男性。男性的构造,男性的思维,以及男性对于女性的冲动和爱。而钱鑫,就是他在这孤独的城市中最想靠近的女人。



钱鑫当即表示不能接受,她穿好衣服,仓皇而逃。一到家,就删了他。



他加她,说尊重她的选择。但如果她冷了,孤独了,难过了,随时可以找他。他依然可以变回以前那个陪她一起逛街散步的姑娘。



钱鑫说:“跟我回去吧!我家里就我一个人。孩子在寄宿学校,一周才回来一次。我那个丈夫,有等于没有。你搬去我那儿住,也省了房租。”





04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钱鑫知道,她骗不了自己。她对陶亦华动了情。



这半个月以来她想了很多。她认识很多跟她差不多年纪的有钱女人在外面找小鲜肉填补空虚。她又想到她丈夫这些年在外头的那些烂事儿。想着想着,就释然了,觉得她根本没必要把一个上天赏赐给自己的人间尤物拒之门外。



他是那么美,那么妖娆。而一个那么美丽妖娆的人,却能给她男性的安慰,她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她不是不想像别的女人那样在外面花钱找乐,可是她不敢,也放不开。如今有个女性面貌的男人来抚慰自己,不是再好不过吗?还有比他们这样更方便稳妥的吗?



陶亦华搬进了钱鑫的家。他们睡在了一张床上。钱鑫感叹,还好她没有错过这个男人。在家里,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汉子汉。生龙活虎,温柔体贴。



她严重怀疑这是一场梦。因为她的人生怎么可以如此绚烂而美好?这之前,她想都不敢想。



钱鑫的女儿周末回来,钱鑫让她叫陶亦华姐姐。因为他美,又温柔,小姑娘特别喜欢他。钱鑫突然有个念头,如果出钱帮亦华恢复原来的样子,让他变回一个正常男人,她再离婚,带着孩子嫁给他,会不会是另外一种人生?



就在她刚刚萌生了这个念头,还来不及跟亦华商量时,李绍飞回来了。深夜造访的他刚好撞见了正在洗澡的陶亦华。他像触电一样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贪婪,眼神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亦华裹着头巾,头发自然散落下来,沾着水珠。



就在十分钟之前,钱鑫才跟他在沙发上酣畅淋漓。



钱鑫注意到李绍飞的喉结在蠕动。钱鑫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李绍飞问:“这位是……”从未有过的温和口气。



“我新交的姐妹。家里遇到点困难,没地方住,我就让她过来陪我住阵子。你不介意吧?”



“不,不介意。”




05




李绍飞看美女的眼神一贯如此,起初钱鑫以为他只是条件反射,没想到他竟然为了每天能看到亦华而变成了一个宅男,哪儿也不去了。每当他贪婪地看向亦华,钱鑫就恨得咬牙切齿。



亦华似乎也感觉到了,悄悄跟钱鑫说,要不他先出去避几天,等李绍飞走了再回来。



钱鑫说:“不行。你走了,他也会追出去骚扰你的。”李绍飞是什么货色她最清楚不过。他想得到的女人,他想破了天,也要弄到手。她根本不放心亦华离开她的视线范围。



有一天钱鑫下楼取快递,刚进门,听到书房传出东西倒地的声音。接着,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亦华从书房冲出来,衣冠不整,神色慌张。



事情很明了了。李绍飞趁她取快递的时候对亦华不轨,亦华挣扎的过程中打翻了东西,还给了他一个耳光。



亦华哭着对钱鑫说:“鑫姐,我不要留在这里了,让我走吧!”



滑稽的一幕出现了,她和李绍飞几乎异口同声:“别!”



陶亦华愣了一下,摔门而去。



李绍飞恼羞成怒,对钱鑫说:“真想不通,我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离婚?我承认我不是个东西。我好色,爱玩儿,我根本不适合做丈夫。你苦守着一份有名无实的婚姻,到底图个什么?”



钱鑫冷笑道:“你现在提离婚,太晚了!我大好青春都浪费在你身上了,现在我40多了,你想踹掉我,做梦!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你不是喜欢她么?有我在,你永远别想碰她!”



李绍飞气道:“你看我碰不碰得到她!”





06




钱鑫没有再叫亦华回来,她给了亦华一笔钱,让他去做手术。以前她打死不离婚,是觉得她已经这个年纪,再离婚也未必能遇到更好的。不如死守到底,好歹家宅,产业,都还是自己的。离了,最多分一半财产,她不想便宜了别的女人。



现在不一样了,她已经说动亦华去做手术,变回原来的样子。下一步,她要着手离婚事宜了。一想到她即将带着女儿跟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年轻男人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钱鑫忍不住笑了。



亦华不在家,李绍飞待在家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也出去了。



看着他一副受挫的失落表情,钱鑫暗想,这个傻逼要是有一天知道他一直想睡的亦华竟然是个男儿身,会有何感想?



亦华起先每天都跟她联系,往后,联系得越来越少,后来两三天没信儿。钱鑫给他发去消息,他也不回。再发,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拉黑了。钱鑫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拨打亦华的电话,却发现对方已是空号。



她以为亦华出了意外,想去找他,这才想起来,她连他在哪个医院做手术都不知道。他让她这期间别去找他,防止被李绍飞盯上。他会时刻跟她联系的。



钱鑫找不到亦华,就想问李绍飞要人。她怀疑是李绍飞对亦华做了什么。可是操蛋的是她连李绍飞也找不到。这男人常年流连于百花丛中,她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寻他。直到有一天他醉醺醺地跑回来,摔东西,骂娘,她才知道她遭遇了一件多么荒唐可笑的事。



李绍飞边摔边骂,说他给那臭女人骗了!而骗他的那个臭女人,正是陶亦华!



陶亦华从钱鑫这里获得了一笔钱之后,主动联系了李绍飞,约他见面。跟他说,她不是想刻意跟他保持距离。实在是钱鑫帮了她太多。他又是钱鑫的丈夫,她不能对不起钱鑫。



亦华美得令人窒息。她那模样,身段,梨花带雨的凄婉表情,谁会相信她不是一个纯粹的女人?她美得太纯粹了,纯粹到连女人都会为之心动。又何况这个远近闻名的大色鬼呢?



她收受了他一大笔钱,却不让他碰自己。她说若不是弟弟患重病急需一大笔钱,她是不会问他开口的。她还说他对她有恩,她一定报答,只是不是现在。她说,他想要什么,她知道,她会满足他的。前提是,他必须保密,不能让钱鑫知道。



男人多贱啊。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越是不那么容易上手的女人,他越是来劲儿。给了陶亦华那么一大笔钱,她居然还不让碰,这更加激发了他志在必得的决心。



她又陆续跟他要了几笔,他都大手一挥,转给她了。



直到公司财务告知他周转不灵的时候,他才恍然发现,他给陶亦华的钱,已经太多太多了。最后一次他给不出钱,他遭遇了和钱鑫一样的下场。他再也联系不上她了。直到这一刻,他还不知道,他所眷恋的这个“她”,准确来说,应该是“他”。



李绍飞和钱鑫大打了一架。李绍飞说:“要不是你把这女人带回来,老子怎么会被骗得这么惨?”


钱鑫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冲出来,向李绍飞扑过去。李绍飞吓得屁滚尿流,骂了句疯子,就跑了。



刀子哐啷落地,钱鑫也顺势瘫坐在地。她笑了,笑得浑身一颤一颤。那模样,真的好似一个疯子。


—END—


今日讨论:呵,真是一对珠联璧合的男女,之所以两个人都被同一个人骗,还不是因为守不住心里的那点儿小九九,说白了,都是看脸爱色之人。只不过一个是备受冷落的中年妻子,而另一个是毫无责任感的中年渣男。说实在的,被骗,也算是应得的。你们觉得呢?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可以关注我哦,每天都有好看的故事分享给你们的。也希望各位给我一个赞啦。欢迎大家分享留言。



嘿,你好啊,我是何德恺,人称恺叔,是一个最老的90后帅大叔,恺悦文化的创始人兼CEO。


我是一个情感励志作家,出过四本书,写过很多暖心的小故事。


走过几十个城市,也爱过几个人,虽然都爱而未得,不过依旧相信总有一个人在未来等我。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关注我,我在厦门等你。


本文为恺悦文化独家作品,抄袭必究。


本文作者:尚祯,恺悦文化专栏作者。